fbpx

澳洲最大暴发户:Afterpay老板们的买房经!

  • 8 months ago

来源:澳房投资见闻

自古长江后浪推前浪,江湖自有后来人。

要问澳洲资本圈本周最亮眼的后生是谁?

当属Afterpay的两位创始人。

曾经的好邻居,今天的好战友。

Anthony Eisen 和 Nick Molnar演绎了一段佳话。

从邻居到富豪

一切的故事都始于一个丢垃圾的夜晚。

当时Anthony Eisen是一名被08年金融危机弄得焦头烂额的投行经理,每天晚上深耕到半夜。

但是,他发觉自己并不是这条街上唯一一个夜猫子。

斜对面一家的每天到三更半夜都还亮着,这不经让Anthony Eisen泛起了嘀咕,都说Bellevue Hill是个好社区,难不成还有人晚上贩毒?

终于在第三个月,Anthony Eisen鼓起了勇气,在一个夜深人静的丢垃圾夜晚和邻居对上了话。

对话的不是Nick Molnar,而是他的爸爸Ron Molnar。

老Molnar对眼前的这位年轻人一阵夸了下自己的儿子Nick Molnar。“他帮助家里的珠宝生意开拓线上(eBay)市场”,“你一定不知道,现在我们的eBay店可是澳洲第一大珠宝销售商”。。。。。。

估计要不是Anthony Eisen还要回去写底稿,他就要被拉去Molnar家来个秉烛夜谈,啤酒撸串。

此后Anthony Eisen和Nick Molnar终于见面了,两人相谈甚欢,从此建立了持至今日的友谊。

那年,他们都住在悉尼富人区- Bellevue Hill。

Image

2013年

Nick Molnar憋了一肚子关于创业的新想法。

另一边则在极力鼓动Anthony Eisen辞职和他放手大干一场。

面对Anthony Eisen,Nick Molnar分享着他的想法,以帮助年轻消费者实现他现在所说的“公平和财务自由”,尤其是千禧一代购物者(Afterpay 的雏形)。

在为创业做准备的同时,Nick Molnar和他的妻子Gabrielle第一次进入房地产市场,以9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来一套位于北邦迪(North Bondi)的两居室公寓。

那年,Anthony Eisen住在Bellevue Hill,Nick Molnar住在North Bondi。

Image

2014年

Afterpay正式诞生。

Anthony Eisen和Nick Molnar将他们的想法付诸于实践。

这家羽翼未丰的公司在获得公司系统开发商Touchcorp的支持下快速发展。

为消费者提供“先购物,后付款”的服务,交易额上限为1500澳元,因符合千禧一代的消费和理财观念,深受年轻人喜爱。

那年,Anthony Eisen住在Bellevue Hill,Nick Molnar住在North Bondi。

2017年

由于业务高速增长,Afterpay于2017年2月宣布正式冲击ASX。

2017年6月Afterpay登陆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其整个业务的估值为1.65亿澳元。

Anthony Eisen和Nick Molnar一夜成为澳洲新贵。

但当时的Afterpay 远不是今天的这般受热捧。大多数澳大利亚的大型机构投资者都不愿把钱投到一个羽翼未丰的行业。

虽然,行业尚处于初创阶段,但是这并不能阻挡这两位新贵增加他们在房地产领域的出手。

11月,Anthony Eisen和妻子Samantha以780万澳元的价格购入位于Bellevue Hill优质地段的5房2卫2车占地740平方米的豪宅。

Image

Anthony Eisen家庭2017年购入的Bellevue Hill豪宅

Image

Anthony Eisen家庭2017年购入的Bellevue Hill豪宅

那年,Anthony Eisen升级了自住房,但还住在Bellevue Hill,Nick Molnar住在North Bondi。

2018年

Afterpay经历了行业初期,已慢慢站稳脚跟,并开拓美国市场。

Image

接任首席执行官一职的Anthony Eisen再次在房地产市场斩获一处豪宅。

这次不再是自住房,而是度假屋。

该年11月,Anthony Eisen以760万澳元的价格购买了拜伦湾(Byron Bay)的一处度假别墅,该别墅原属于阿诺特饼干家族的查理·阿诺特(Charlie Arnott)。

Image

Anthony Eisen Byron Bay豪宅

Image

Anthony Eisen Byron Bay豪宅

Image

Anthony Eisen Byron Bay豪宅

要知道,明星Kate Moss和Elle Macpherson此前租赁该处物业的费用是每周1.4万澳元。

能在Byron Bay置业一直都是澳洲精英阶层梦寐以求之事。该处物业更是被当地人称为“白宫”,在鲜有物业流出的Byron Bay购得Arnott家族的大宅,Anthony Eisen一定没少下功夫。

同年,因为Afterpay业务发展需要,Anthony Eisen和妻子搬去了墨尔本,在Brighton豪掷620万澳元购入一栋大宅。

Image

墨尔本 Brighton

那年,Anthony Eisen搬到墨尔本的Brighton,假期去Byron Bay度假,Nick Molnar住在North Bondi。

2019年

一条推特彻底带火了Afterpay。

作为知名流量王 金·卡戴珊 一个#Afterpay关键字让该公司直接成为了千禧一代人尽皆知的品牌。

Image

不断开拓市场和客户(使用者、商业)的Afterpay正在为来年的大爆发积蓄力量。

那年,Anthony Eisen住在墨尔本的Brighton,Nick Molnar住在North Bondi。

2020年

受疫情经济利好,Afterpay的股价一跃而起,直冲云霄。

Image

不仅是用户量的急剧上升,更受到来自全球资本市场的青睐。这其中就包含腾讯的小马哥。

小马哥排版先买5%的股份,腾讯首席战略官詹姆士·米切尔(James Mitchell)更是表示,期待腾讯与Afterpay之间建立长期的业务合作关系。

从曾经的无名小子,一跃成为资本宠儿。

Anthony Eisen和Nick Molnar已然笑逐颜开。

这不,去年年底,Nick Molnar终于在房地产市场出手了。

Nick Molnar和妻子豪掷1000万澳元在悉尼东区Ben Buckler clifftop置入一栋三层独立屋(带屋顶露台和游泳池)。

Image

那年,Anthony Eisen住在墨尔本的Brighton,Nick Molnar住在Ben Buckler clifftop。

2021年

澳股当红炸子鸡Afterpay准备出海。

4月,该公司宣布将寻求在纳斯达克(NASDAQ)交易所上市,以打造其美国业务。

本周,Anthony Eisen和Nick Molnar宣布Afterpay被美国的Square,以每股126澳元的价格全额收购,对比上周五收盘价溢价超过30%,预计其股东将拥有合并后公司约18.5%的股份。

不仅如此,还将任命Afterpay的一名董事为Square董事会成员。

新的旅程即将开始,Anthony Eisen和Nick Molnar的购房之路是否要开启美国篇章了?

Image

科技大佬的大手笔购房

Anthony Eisen和Nick Molnar并不是唯一对地产有着相当热情的澳洲科技公司创始人。

Image

2018年,Atlassian的 Mike Cannon-Brookes买下了澳大利亚最昂贵的住宅——悉尼港的费尔沃特(Fairwater)豪宅。虽然价格没有披露,但据了解,价格接近1亿澳元。

Image

此外,2017年,Atlassian联合创始人斯科特·法夸尔(Scott Farquhar)以750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一栋建于1863年悉尼Point Piper的豪宅Elaine。

Elaine自1891年以来一直归费尔法克斯家族所有,在约翰·B·费尔法克斯(John B Fairfax)于2013年决定出售其家族财产后,Elaine才挂牌出售。

Image

后记

从悉尼Bellevue Hill到 North Bondi再到Byron Bay,墨尔本Brighton,和Ben Buckler clifftop。

Afterpay的Anthony Eisen 和Nick Molnar伴随着财富增长的是一直在缓慢增加的房地产投资组合。

而且,他们只买进,不卖出。

为什么?

房市和股市哪个更安全,更有把握?

你觉得了。

Compare listings

Comp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