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澳洲负担能力达到极限, 租客已经快撑不下去,澳洲少建130万套住宅,悉尼破屋740万成交,中国买家争相竞拍!!

  • 9 months ago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01

澳洲负担能力继续恶化 租客31%收入支付房租

今年第一季度,全澳租客用于支付房屋租金占收入的比例升至30.8%,为2014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原因是需求飙升和房源供应下降推动了过去一年创纪录的租金上涨。

根据 ANZ CoreLogic 住房负担能力报告,由于去年5月以来利率迅速上升,偿还新抵押贷款的能力也有所恶化,所需收入占比升至10年平均水平以上。

ANZ 高级经济学家 Felicity Emmett 表示,随着需求持续上升和住房数量下降,未来几年租金负担能力将进一步恶化。

“我认为我们遇到了需求非常强劲以及供应减少的问题。投资者贷款略有回升,但仍处于较低水平。 我们还知道,在未来几年内,我们将看到批准的单元开工和完工数量下降。

“在需求方面,我们知道移民继续强劲增长,因此我们将看到这些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在大量新移民前往的悉尼和墨尔本。 真的很难看到租赁条件有多大改善。”

该报告发现,在全澳范围内,对于中等收入家庭来说,支付新房租约所需的费用占收入的30.8%。

CoreLogic研究主管伊丽莎•欧文(Eliza Owen)表示,然而,低收入租房者在负担能力不断恶化的情况下首当其冲:他们支付租金所需的收入占比从疫情前的41%飙升至51.6%,表明这一群体面临着极大的压力。

欧文说:“我认为,租金负担能力的恶化对一些中等收入和高收入租房者来说是一种不便,大多数人仍然能够通过将收入的30%多一点用于租金,过得相对舒适。”

“然而,这对低收入者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 租金负担能力的下降对他们造成了沉重打击,这在市场的低收入人群中看起来非常关键和极其不愉快。”

自疫情爆发以来,珀斯低收入家庭的租金负担能力恶化速度最快,从占所需收入的39%跃升至今年3月的51.7%。

阿德莱德和布里斯班低收入者的租房条件也迅速下降,因为需要支付租金的收入部分攀升了近 10 个百分点,分别达到 55.1% 和 50.9%。

悉尼的低收入租房者花费了他们收入的 52.5%,而霍巴特的低收入租房者需要将近 60% 的收入用于支付房租,这是所有首府城市中最高的。

相比之下,自疫情开始以来,达尔文低收入家庭的租金条件相对没有变化,而墨尔本的低收入家庭的租金需求略低,为44.3%,因为这一群体的收入增长快于租金增长。

“实际上,低收入家庭可能无力支付租金,随着租金负担能力的恶化,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转向过度拥挤或不安全的住房选择。”

“生产力委员会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在2020-21年,约有11.4万份无家可归专家服务请求没有得到帮助,比2016-17年增加了约20%。”

根据 CoreLogic 的数据,租金从 2020 年底开始上涨,并在过去三个月中在最大的首府城市加速上涨。

悉尼东区、内南区和内西区的租金涨幅最为强劲,涨幅在 6.2% 至 7.8% 之间,即每周涨幅高达 116 澳元。

墨尔本的内城区上涨了 6%,珀斯的西北部上涨了 5.9%。

“这些市场显示出季度增长加速,这意味着租金价值不仅增加了,而且增加的速度也在加快。”

相比之下,在疫情期间受益于迁移到这些地区的一些最受欢迎的地区在员工返回办公室的同一时期租金有所下降。

在截至4月份的3个月里,南部高地和Shoalhaven地区的单元房租金跌幅最大,为5.4%,其次是单元房租金下跌5%,东南部塔斯马尼亚地区的单元房租金下跌4.5%。

悉尼仍然是最难进入的市场,购房者需要 62% 的收入来偿还购房贷款,远高于 49% 的长期平均水平。

02

过去20年澳洲少建130万套住宅

Image

根据澳洲储备银行前经济学家理查兹(Tony Richards)的分析,澳洲本来可以在过去20年中多建造130万套住房,但地方市议会强加的昂贵划分住宅区、城市规划和建筑审批繁文缛节,是造成当前这个国家住房供应严重不足的主要原因。

在《澳洲金融评论报》周一发表的一份新研究报告中,理查兹博士表示,要想建造更多中等密度的住宅,可能需要取消地方市议会的建筑审批和规划权力,以停止屈服于反对建中密度住宅的居民和市议会的压力。

理查兹博士表示,联邦政府计划在五年内建造100万套新房的目标「并不那么雄心勃勃」,需要更大的扩建住宅计划来弥补过去的供应不足和未来的人口增长。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住宅建筑业显著放缓,主要是由于优质住宅房地产仅限于单层住宅,开发商面临长期而昂贵的申请,以及与现有居民反对在周边建中密度住宅的法律纠纷。

这份名为《我们大城市中等密度住房案例》的报告计算出,在截至2021年的20年中,住房供应仅以4.5%的速度增长,远远低于这20年期间人口17%的增长率。

保持先前的增建住宅速度,将使住房存量每年增加220,000套,而不是每年153,000套的实际增长数字。

房屋建设速度较慢意味着20年来新州短缺383,107套住宅,昆州短缺352,292套,维州短缺282,694套,西澳短缺160,397套,南澳短缺102,321套,塔州短缺34,146套,坎培拉短缺14,385套,北领地短缺8504套。

理查兹博士说,随着人口的膨胀和城市的扩展,在内城区和中环区需要更多的复式洋房和约四层的雅柏文住宅楼,不一定是更多的「高层」塔楼,而大力发展高密度的塔楼,有可能「超额供应」住宅。

他说,中等密度的住宅可以通过更好地利用已经划为住宅区的土地来获得批准,而不是占用公园或休闲区,「我们目前的制度为进入房屋建筑设置了障碍,并大大增加了房屋建筑的成本」。

03

悉尼破屋$740万成交,中国买家争相竞拍!

Image

悉尼Vaucluse一套三居室破屋以740万澳元成交,此前有10多名买家参与了竞拍。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在刚刚过去的周日,超过100人围观了这场在Marne St 3 号进行的拍卖会。这是一处拥有一览无余海景的古老房产,面积为567平方米。

在为期5周的宣传时间里,中介收到了3000多份咨询,来自印度、中国和法国的国际人士均表示非常感兴趣。

13位买家注册竞标,其中不少人从未看过房,因为他们都打算推倒重建。

起拍价为 500万澳元,一路攀升至670万澳元,然后停滞不前,直到一位卖家出价700万澳 元,气氛再度活跃起来。

成交价比710万澳元的底价高出30万澳元。

在拍卖结束前,有8位买家出价,其中3 位来自中国。新业主来自Mosman,她因晚到拍卖会现场而耽误了进程,直到710万 澳元才加入竞标, 她曾在上周四首次带着一个年轻家庭来看房。

这处房产并没有发布价格指南,但中介Aaron Del Monte表示,预期价格在600万至700万澳元之间。

他称,这个地产吸 引了自住购房者和开发商的兴趣,建筑商们估计,拆除现有房屋,在原地重建一座 更为宏伟的住宅至少需要额外投入500万至700万澳元。

Monte表示,这是一个罕见的机会,因为在Vaucluse和Rose Bay之间,悬崖顶端的地段数量不足50块。

根据Domain数据,过去5年间,Vaucluse的房屋均价几乎翻了 一番,达到8725000澳元。

Monte称,“目前悬崖前沿地段备受关注,因为可以拥有如此壮观的海景且永不被其他建筑遮挡。”

Ray White首席经济学家Nerida Conisbee表示,Domain的77.2%的成交率反映出周末市场表现强劲。

她认为悉尼买房者的投标活动非常活跃,“房价继续上涨,市场已经完全恢复。”

Conisbee指出,房源减少和购房需求增加是支持房价增长和成交率上升的主要因素,这一现象背后是人口增长的推动。

她预测,悉尼房价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重回巅峰,建议澳人不要抱着房价会进一步下跌的希望。

04

悉尼房租涨幅排行榜出炉!多个华人区上榜

Image

《每日电讯报》5月29日报道称,悉尼各地飙升的租金价格已经暴露无遗,一些城区每周的租金涨幅超过600澳元。

随着强劲的租房需求和有限的供应继续推高房屋租金,目前还看不到价格放缓的迹象。

PropTrack的最新数据揭示了悉尼2022年4月至2023年4月期间房屋租金中位数涨幅最大的十大城区,显示了以上因素对于租房者的影响程度。

排名前五的是东部城区,Rose Bay以625澳元的涨幅位居榜首,每周租金中位数达到2000澳元,其次是Vaucluse,涨幅为500澳元,租金上涨至3000澳元。 然而,租金涨幅最高的地区并不局限于东区。

Northbridge的房租上涨了263澳元,租金中位数达到每周1538澳元,而Rosebery每周租金也上涨了243澳元。

PropTrack的经济学家Angus Moore表示:“我们的确发现许多内城区的一些住宅租金增长相当快。”

“部分原因是这些地方本身已经是昂贵城区,因此涨幅会更大。”

“在过去的12-18个月里,我们看到了内城市场的强劲势头,而2020年和2021年的情况并非如此。”

就公寓租金而言,市中心地区的租金涨幅也最大。

Haymarket位居榜首,租金上涨了210澳元,使租金中位数达到每周900澳元。 Zetland的公寓房每周上涨170澳元,Rosebery每周增加155澳元。

Moore表示:“这些地方靠近Chippendale、悉尼和Haymarket等主要大学校区。

随着海外人员的回归,其中一些地区带租房需求上升,这是新冠疫情之前没有的情况。

租金的增长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这只是因为整个悉尼(包括内城区)在内的租赁市场非常紧张。”

他说,短期内租房者的处境“短时间内不会得到缓解,悉尼的租房空置率非常低,4月份为1.6%。这还不到疫情前的一半。在供应有限和竞争激烈的环境下,租金可能会继续上涨。”

据报道,并不是所有区域的租金都在上涨,北部海滩和中央海岸等地区的租金都有所下降,一些城区每周租金降幅达125澳元。

在过去的一年里,Fairlight的租金下降了120澳元,Daleys Point的租金下降了125澳元。

Moore表示:“疫情期间,北部海滩和中央海岸的表现非常好,现在这些市场出现了一些回落。”

*本文图片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Compare listings

Comp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