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澳洲疯狂降息终于要来了!

  • 2 months ago

来源:  澳洲财经见闻 2024-02-21

近日,全球股市继续在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中高歌猛进,其中美国标普500指数在突破5,000大关后,又被高盛上调其年度目标至5,200点。

要知道,标普500指数在2019年2月只有2,700点左右,仅在短短的5年里,这个吸纳了500家来自11个不同行业上市公司的股指,就基本完成了翻倍的历史任务。

不仅如此,在人工智能浪潮的推动下,用于衡量科技资产的纳斯达克100指数,更是在同期实现了149.43%的惊人增长……

不过,在大洋彼岸的澳大利亚,同样作为西方发达经济体,虽然股市大盘(ASX200)在2月初也创下历史最高记录,但是经济数据却已经惨不忍睹。

就在几天前,澳洲最大银行,联邦银行(CBA)公布的一份经济分析报告,就为表面上繁荣昌盛的澳洲资本市场带来一层厚重的阴霾。

在联邦银行的这份报告中,其澳洲经济首席分析师Aird简明扼要地点破了澳洲经济面临的几大窘境——增长迅速下降、失业率正在骤增,以及居民和家庭的收入水平断崖式下降。

更重要的是,以这一些列数据为基础进行的推演,带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澳联储将在2024年内降息3次(75基点),并在2025年上半年再次降息3次,共计降息150基点(1.50%)。

利率骤降对澳洲有房一族带来的还贷压力舒缓,将是一场万众期待了数年的及时雨,而相对利率的下降,也以为着澳元将迎来巨大的下行压力。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深度了解澳洲的经济现状以及在近期的降息预期。

首先,从经济增长速度的角度来看,澳洲的经济增速从2022年第四季度的0.9%开始出现下滑。

在随后的3个季度里(直到2023年第三季度),增速分别下滑至0.5%、0.4%、0.2%。距离零增长已近在咫尺。

相比疫情之前,在铁矿石盛世和留学移民热的推动之下,澳洲经济经历了30年无衰退的神话。所以,目前的经济增长已经显然乏力,再考虑到澳洲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经济复苏一直未能达到预期,以及地产行业的负面消息,都无法向澳洲经济输入活力。

相比之下,美国经济在同期却一直强劲上涨,在2023年第三季度录得4.9%的惊人涨幅之后,在第四季度继续以3.3%的增速收官,远高于澳洲。

那么,为什么澳洲的经济增速会大幅落后于美国呢?

特别是考虑到美联储作为第一个带头加息的西方央行,且其加息力度也远高于澳洲(美联储累计加息525基点,澳联储仅为425基点),究竟是什么在推动美国的高增长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于美澳两国的经济模式和货币政策的传导方式。

以美国最大的房贷经纪商Rocket Mortgage为例,在美联储加息525基点之后,目前的固定利率贷款利率大约在5.8~6.5%之间,而澳洲的大部分固定利率贷款率大约在6.5%左右(以CBA的4年期固定利率为例,利率为6.84%)。

这里就体现了两个现象,首先是美国的资金成本优势,也就是美国通过发行优质、高收益国债吸引全球资金流入境内,而为居民和企业带来的融资优势(低成本),最终带来了相对更低的利率。

第二个现象,就是美联储重拳加息之后,并没有对绝大多数居民带来过重的还贷压力,因为美国的房贷固定利率最高可锁定30年,而澳洲的最高年限普遍为4~5年。

通过圣路易斯联储的数据可见,凡是在2021年1月到2022年1月之间锁定利率的贷款持有人,在2051~2052年之前仍然可以享受3%的极低利率(当然,商业银行会加上一定利润率)。

相比之下,哪怕是澳洲最为精明的房贷持有人,在2020~2021年之间锁定了历史最低利率,也无法跑赢时间——平均4年的最长锁定期限,已经让大部分固定利率家庭纷纷掉出了保护网,从2023年末和今年初,开始承担早已飙升至7%附近的浮动利率。

利率的变化,也就是媒体一直在大做文章的“贷款悬崖”,就造成了澳洲家庭负担的骤增,而美国家庭显然可以保存实力,继续消费,刺激经济。

接下来,我们再看就业方面。

上周澳洲统计局公布的就业数据,可谓是近期来最惨不忍睹的一组,数据显示虽然1月就业人数从12月的6.27万负增长上升至500人(没错,2,600万人中只增加了500人就业),但是失业率却从3.9%跳升至4.1%。

数据出炉之后,澳元兑美元(AUDUSD)垂直暴跌。

家庭还贷压力激增、居民消费疲软、实际工资下降(名义工资减去通胀),都是造成经济减速以及失业率上升的因素。

如果再次和美国相比,就会发现美国的失业率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还从2023年的3.8%下降到了目前的3.7%。

这也是为什么联邦银行的报告里特殊强调,如果澳联储在2024年下半年不降息,那么澳洲的失业率将在年内突破4.5%大关。

在了解了澳洲经济的现状之后,我们就可以把目光放在所有澳洲人最期待的重大事件上——什么时候开始降息?

根据联邦银行的报告显示,澳联储将会在9月份开始降息,在年内实现降息75基点至3.50%,并在2025年上半年继续降息3次,将官方现金利率下调至2.75%。

以目前的行情判断,商业银行在澳联储官方利率的基础上增加2.2~2.4%的额外净利息收益,如果按照这一比例估算,那么在连续降息6次(1.5%)之后,2025年的浮动房贷利率有望下降至5.00~5.15%区间。

这也就是说,一份25年期、价值100万澳元的房贷月供将会从6,746澳元下降至5,846澳元;一份50万的同期贷款月供将会从3,373澳元下降至2,923澳元。

对于贷款额度相对较小的家庭来说,这一降幅也许并不显著,但是对于整个澳大利亚来说,这将会是一场连续大旱(高利率)之后的及时雨。

而大雨过后,这片龟裂的大地上也许将又是一片生机盎然。

Compare listings

Compare